焦點報道

當前位置:主頁 > 焦點報道 >

中央依法治國辦釋放食藥監管更嚴執法司法信號

時間:  2020-01-10 20:35
聯合發布15件典型案例 涉保健品中藥堅果早餐等
 
中央依法治國辦釋放食藥監管更嚴執法司法信號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昊 張晨
 
食品藥品安全既是基本民生問題,也是重大安全問題,既是重大的經濟問題,也是重要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
 
2020年1月9日,中央依法治國辦聯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市場監管總局、國家藥監局發布15件食藥監管執法司法典型案例。
 
記者注意到,此次發布的典型案例涉及10個省區市,有涉案金額過億元的大案,也有與群眾日常生活相關的案件。
 
江蘇付某某等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
 
2017年3月至2018年4月,被告人付某某知道其從上家購進的“曲芝韻”、“古方”等非正規渠道生產的減肥膠囊可能含有危害人體健康成分,仍通過被告人張某等人在網上銷售。張某在收取買家訂單和貨款后,將買家信息、貨物種類、數量通過微信發送給付某某,付某某根據張某的發貨訂單,從廣東省廣州市將減肥膠囊及包裝材料寄給張某的客戶王某、貢某某(均另案處理)等人,銷售金額共計21萬余元。2018年4月8日,公安機關在付某某處查獲“曲芝韻”減肥膠囊2705瓶、“古方”減肥膠囊2475瓶、粉色膠囊3107瓶、散裝膠囊20余公斤及包裝材料、快遞單、賬本等物品。經檢測,從付某某處查獲的“曲芝韻”、“古方”、粉色減肥膠囊及散裝膠囊中均檢測出法律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的西布曲明成分。
 
江蘇省南京市六合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2019年)認為,被告人付某某、張某銷售明知摻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其行為均已構成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且二被告人涉案金額均超過20萬元,屬有其他嚴重情節,應依法懲處。付某某、張某共同實施的銷售行為部分,構成共同犯罪。據此,依法判處:被告人付某某犯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十萬元;被告人張某犯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七十五萬元;扣押的有毒、有害食品依法沒收。
 
陜西李某某等非法經營藥品案
 
2009年以來,被告人李某某在未取得藥品經營資質的情況下,掛靠西安某醫藥公司,從事藥品經營活動。李某某將非法購進的藥品存放于其租賃的陜西省西安市新城區三處民房內,后加價銷售給藥店、個人及其實際控制的西安市某診所。被告人李某利在明知李某某沒有藥品經營資質的情況下,受雇于李某某負責管理庫房藥品發放、記賬,幫助其銷售藥品。2017年2月22日,公安機關在李某某租賃的民房內查獲大量未銷售的藥品及銷售賬本。經鑒定,李某某、李某利非法經營藥品的金額共計16383365.12元。
 
陜西省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2018年)認為,被告人李某某、李某利違反國家藥品管理法律法規,未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非法經營藥品,金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均構成非法經營罪。在共同犯罪中,李某某作為經營負責人,聯系掛靠單位、租賃房屋、購買藥品、雇傭并指使他人對外銷售,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李某利受雇于李某某,負責藥品收發、記賬等,起次要作用,系從犯,可依法從輕處罰。據此,依法判處:被告人李某某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一百萬元;被告人李某利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十萬元;扣押在案的藥品依法予以沒收。
 
河南呂某某等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
 
自2013年起,被告人呂某某購進生產設備及空膠囊殼等大量生產原料,先后伙同被告人呂某省、呂某偉、呂某運(另案處理)等人輾轉在河南省中牟縣白沙鎮大雍莊、沈丘縣南楊集、馮營鄉呂集村等地生產非法添加非食品原料的補腎壯陽類、降糖降壓類等假冒保健品,呂某偉還在內蒙古自治區、遼寧省沈陽市、重慶市、河南省信陽市等藥交會上散發保健品代加工名片,進行宣傳,招攬客戶。呂某某生產假冒保健品后通過物流發貨對外銷售給李某(另案處理)等人,李某又包裝成“圣傲”牌雪源軟膠囊、“逸身沁”牌紅花紅景天軟膠囊等假冒保健品,面向全國銷售。其間,呂某省還伙同呂某偉自行生產此類假冒保健品對外郵寄銷售。截止案發,呂某某通過物流向李某等人銷售非法生產的保健品,并通過他人銀行賬戶收取貨款5173425元。呂某省涉案金額3020047元,呂某偉涉案金額345780元。經抽樣檢驗,上述保健品及原料中檢測出國家禁止添加的格列本脲和西地那非成分。
 
河南省濟源市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濟源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2019年)認為,被告人呂某某、呂某省、呂某偉在生產、銷售的假冒保健品中摻入國家禁止添加的非食品原料,其中,呂某某銷售金額517萬余元,呂某省銷售金額302萬余元,情節特別嚴重;呂某偉銷售金額34萬余元,情節嚴重,三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呂某某、呂某省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呂某省曾因故意犯罪被判處緩刑,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又犯新罪,應當撤銷緩刑,數罪并罰。據此,依法判處:一、被告人呂某某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千二百萬元。二、被告人呂某省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百五十萬元;撤銷緩刑與前罪所判刑罰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六百五十萬三千元。三、被告人呂某偉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七十萬元。四、對被告人呂某某、呂某省的違法所得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北京楊某某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食品案
 
被告人楊某某在北京市昌平區東小口鎮某村經營一家早餐店。2019年1月11日,北京市昌平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執法工作人員向其經營的早餐店送達《關于餐飲業小麥粉制品禁止使用硫酸鋁鉀和硫酸鋁銨食品添加劑的告知書》,明確向其告知了國家關于硫酸鋁鉀和硫酸鋁銨食品添加劑的使用規定。2019年1月15日,北京市昌平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執法工作人員對楊某某經營的早餐店進行執法檢查,并對其制作用于出售的包子進行取樣檢測。經檢測,楊某某當日制作并出售的包子中鋁殘留量為1002mg/kg。被告人楊某某于2019年1月15日被民警帶回公安機關接受調查,民警在其早餐店內當場查獲并扣押含鋁泡打粉一桶。
 
2019年3月28日,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楊某某涉嫌犯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提起公訴。
 
2019年6月28日,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被告人楊某某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足以造成嚴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嚴重食源性疾病,判決被告人楊某某犯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元。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上海李某等生產銷售假藥案
 
被告人李某為上海某藥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藥房公司)藥品采購負責人。自2017年9月起,李某私自從非正規渠道低價購入大量來源不明的中藥飲片,由倉庫負責人、被告人齊某春負責管理、收發,將上述中藥飲片配送至藥房公司門店進行銷售。期間,李某、齊某春還對部分中藥飲片進行包裝和貼標。
 
2018年2月27日,上海市原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上海市食藥監局”)執法人員在對藥房公司某門店檢查時,當場查獲3包上述來源不明的中藥飲片,隨后民警將該店店長、被告人丁某春抓獲。次日,公安機關對藥房公司倉庫依法搜查,當場查獲300余種上述來源不明的中藥飲片和30張用于貼標的藥品合格證,并將倉庫負責人、被告人齊某春抓獲。同年3月3日,公安機關在浙江省嘉興市將被告人李某抓獲歸案。
 
經上海市食藥監局認定,上述從藥房公司某門店查獲的3包中藥飲片和從倉庫查獲的216種中藥飲片是假藥。經上海市食品藥品檢驗所對上述涉案藥品中的24種中藥飲片抽檢,有14種性狀、成分或含量等不符合《中國藥典》或《上海市中藥飲片炮制規范》標準的規定。
 
2018年6月4日,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以李某、丁某春、齊某春涉嫌生產、銷售假藥罪移送上海鐵路運輸檢察院審查起訴。同年9月6日,上海鐵路運輸檢察院以李某、齊某春涉嫌生產、銷售假藥罪,丁某春涉嫌銷售假藥罪向上海鐵路運輸法院提起公訴。
 
2018年11月13日,上海鐵路運輸法院依法作出判決,認定李某犯生產、銷售假藥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齊某春犯生產、銷售假藥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丁某春犯銷售假藥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齊某春在緩刑考驗期內,禁止從事藥品生產、銷售及相關活動。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江蘇朱某某等銷售假藥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2018年7月,江蘇省海安市市民張某聽信網絡藥品銷售人員關于“醫;厥账、價廉物美”的宣傳,為其做過心臟搭橋手術的妻子,從網上以每盒50元的低價購得預防血栓藥品“波立維”30盒。張某購買后卻發現藥品包裝粗糙,遂送藥至海安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舉報。該局鑒定該“波立維”為假藥后,隨即向公安機關移送這一涉嫌犯罪案件線索。
 
經查明,2017年2月至2018年10月,被告人朱某某明知涉案“波立維”“立普妥”“可定”等9種藥品系他人生產的假藥,仍大量購入,并組織被告人吳某某等5人通過層層發展下線的方式在全國多地通過微信銷售牟利。山東、湖北、云南3家連鎖藥企以及白某某等42人參與其中,各犯罪單位及犯罪行為人均明知所銷售的藥品系假藥,仍公開銷售,造成假藥在全國眾多地區擴散。朱某某個人銷售假藥83.7萬余元,被害人達2000余人。
 
2019年4月22日,江蘇省海安市人民檢察院以上述被告單位和被告人涉嫌銷售假藥罪,向海安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同時提起附帶民事公益訴訟。
 
2019年7月9日,海安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朱某某等42人及3家單位的行為構成銷售假藥罪,被告人朱某某銷售假藥80余萬元,數額巨大,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81萬元,其余各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拘役一個月至有期徒刑四年不等的刑罰,三被告單位被判處罰金。判決宣告禁止徐某某等38名被告人在緩刑考驗期內從事藥品生產、銷售及相關活動。同時,判令朱某某等在全國發行的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發出消費警示,并支付懲罰性賠償金共計238萬余元。
 
各被告人、被告單位均認罪服判,未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江西3家工廠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食品系列案
 
2019年9月,江西省景德鎮市公安局通過縝密偵查、集中收網,成功偵破“6·30”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系列案,搗毀犯罪窩點3個,抓獲犯罪嫌疑人30名,現場查獲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用冷粉10余噸。經查,景德鎮市某興食品廠等3家工廠在生產加工冷粉過程中,為實現增重、美觀、防腐等效果,超范圍使用焦亞硫酸鈉溶液浸泡2至3個小時后,再行包裝銷售,累計涉案金額2000余萬元。目前此案已經移送起訴。
 
四川張某某等生產銷售假藥案
 
2019年10月,在公安部組織協調下,四川省成都市公安機關集中收網,成功偵破成都“8·21”生產銷售假藥案,抓獲犯罪嫌疑人36名,搗毀制售假藥窩點5個。經查,犯罪嫌疑人張某某等人成立所謂的“愛心會”,注冊成立某醫藥科技公司為掩護,收取會費并承諾免費醫療、養老,以類似傳銷的手段快速發展老年人“會員”,同時在成都市等地設立制售假藥窩點,以中藥材等作為原材料大量生產藥丸、藥膏等20余種假藥,標稱具有治療腫瘤、肝病、腎病等療效,向“愛心會”會員大量銷售,總涉案金額4.3億余元。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廣西黃某某等人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
 
2019年7月,在公安部組織協調下,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公安機關成功偵破“7·02”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搗毀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及其原料的“黑工廠”“黑窩點”2個,扣押有毒有害原料20公斤。經查,犯罪嫌疑人黃某某在江蘇省太倉市設立生產窩點,組織人員研發、生產“2-羥基丙基去甲他達拉非”等有毒有害物質,山東省榮成市郭某某購買使用上述物質加工成牡蠣蛋白粉等中間產品,南寧市某食品公司以該牡蠣蛋白粉為原料,生產加工“海參牡蠣顆粒”等食品進行銷售,涉案金額2.7億余元。目前此案已經移送起訴。
 
江蘇王某等制售假酒案
 
2018年10月,江蘇鎮江市新區市場監管局接到群眾舉報,稱某城鄉結合處民房院內有人制售假酒。鎮江市新區市場監管局立即會同公安機關,成立聯合專案組共同查處。專案組以“端窩點、斷源頭、破網絡、抓主犯”為工作目標,經過8個月的艱苦調查,通過蹲點守候、偵控技術等手段,鎖定了犯罪嫌疑人王某等人。2019年7月8日,專案組對4處大規模的制假窩點開展集中收網行動,F場查扣假酒1600余箱,涉及洋河、國緣、五糧液、茅臺等10余個品牌,查獲各類作案工具千余件,抓獲王某等犯罪嫌疑人6名。經查,2016年以來王某等人共制售涉案假酒約12000件(瓶),涉案貨值5000余萬元。
 
湖南李某武等非法制售假冒堅果案
 
2019年10月,婁底市市場監管局聯合市公安局摧毀一家制售假冒沃隆牌每日堅果黑工廠,現場查扣原材料扁桃仁49箱1100余公斤、腰果仁46箱1000余公斤、核桃仁77箱770公斤、藍莓26箱,葡萄干47箱,蔓越莓蜜餞115箱以及假冒沃隆牌每日堅果成品13000余包,拘留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武等2人,查扣生產用烘焙機等生產設備,涉案物品裝滿四臺重型貨車。
 
重慶7人制售有毒有害假冒保健食品案
 
2019年9月,重慶市合川區市場監管局和公安局以重慶地區網上銷售的涉嫌假冒保健食品為線索,赴福建省泉州市成功打掉3個通過異地加工、網絡推銷、郵寄快遞,制售有毒有害假冒保健食品和假藥的黑窩點,抓獲犯罪嫌疑人7名,查獲“雪域藏寶”“勃金V8靶向活性肽”等添加枸櫞酸西地拉非的假冒保健食品(食品)和假藥27種80余萬粒、標簽2000余萬套、生產設備3臺,涉案金額8000余萬元。
 
陜西任某某等生產銷售假藥案
 
2015年9月陜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稽查局在對陜西百某藥廚醫藥有限公司旗下三家門店進行監督檢查時,發現標示為陜西龍某藥業有限公司生產的“當歸”等36個品種中藥飲片質量可疑。經核查,陜西龍某藥業有限公司未生產過上述中藥飲片。陜西百某藥廚醫藥有限公司涉嫌銷售假藥。因該案達到刑事案件立案標準,省食藥監管局稽查局立即啟動行刑銜接機制,于2015年11月將此案移交西安市公安局環境和食品藥品犯罪偵查支隊查處,并抽調業務骨干配合。
 
2016年6月,公安機關在省食藥監管局稽查局的配合下,將隱藏在幸福北路某院內的生產假冒飲片窩點查獲,F場查扣了大量已包裝待售的標示渭源縣濟仁堂牌的中藥飲片和未完成包裝的中藥飲片、標示渭源縣濟仁堂牌的中藥飲片包裝袋及相關資質材料等物品。經協查,所查扣的標示渭源縣濟仁堂牌中藥飲片系未經批準生產應按假藥論處。
 
司法機關審理查明,任某某系陜西省藥材公司東城采供站的法定代表人,自2014年7月以來,任某某組織任某軍、趙某在未取得《藥品生產許可證》,不具備中藥飲片生產條件的情況下,以省藥材公司東城采供站中藥飲片部的名義雇傭張某民、張某田、任某妮、孫某磊等人在西安市新城區東站路某院內生產中藥飲片,冒充渭源縣濟仁堂牌產品銷往藥品零售企業和醫療機構。劉某梅身為百某藥廚的法定代表人,明知所銷售的渭源縣濟仁堂牌中藥飲片系任某軍等人組織他人非法生產仍購進予以銷售。百某藥廚因銷售假藥被公安機關和省食藥監管局查處后,任某某、任某軍等人又將生產窩點搬至西安市幸福北路某院內,繼續以上述方式生產假冒渭源縣濟仁堂牌中藥飲片予以銷售。
 
2016年8月省食藥監管局稽查局將公安機關通報的涉案下線零售藥店及醫療機構交辦給相關地市藥品監管部門,要求依法查處,目前均已處置完成。
 
司法機關審理認為,被告人任某某等8人違反國家藥品管理法規,明知是違法行為而進行生產、銷售,情節特別嚴重,依法應予懲處。依法判處任某某、任某軍、趙某、劉某梅等8人十二年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合計1900萬元,目前除孫某磊刑滿釋放外,其余人員均在服刑。
 
2018年8月接到司法機關轉來的任某某等8人犯生產銷售假藥罪的刑事判決書及裁定書。2019年經省藥監局多次討論,認為司法機關追究了上述8人的刑事責任,但藥監部門還應依照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國務院食品安全辦聯合頒布的《食品藥品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辦法》第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對其和為其銷售假藥提供便利條件的藥品批發企業進行立案處理。
 
省藥監局多次召開專題會議討論并與公安、檢察、法院等部門進行溝通,請示相關部門后,擬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第七十五條之規定,對任某某等8人作出沒收違法所得和十年內禁止從事藥品生產、經營活動的行政處罰;擬依據《藥品流通監督管理辦法》第十四條、第三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2015版)第八十一條之規定對為他人經營藥品提供便利條件的藥品批發企業作出罰款和吊銷《藥品經營許可證》的行政處罰。
 
江西婁某某非法經營未經注冊隱形眼鏡案
 
2016年11月14日,江西省食品藥品稽查局接到網上非法銷售美瞳的案件線索后,經過分析研判認為,該案件屬于利用網絡非法銷售第三類醫療器械,涉案金額高、銷售范圍廣、違法手段隱蔽性強、造成的危害大。通過對相關線索的核查,初步認定婁某某涉嫌非法經營未經注冊進口醫療器械隱形眼鏡,交易金額較大,其行為已涉嫌構成非法經營罪。根據《關于印發食品藥品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辦法的通知》要求,將線索移交江西省公安廳進一步偵辦。公安部門接到案件線索后,通過技術偵查手段,成功抓獲了犯罪嫌疑人婁某某。經審訊,婁某某供認非法交易額達28.3354萬元。
 
該案件被評為全國食品藥品稽查執法優秀案例,入選2017年江西省食品藥品十大典型案例。江西省局按照行刑銜接案件查處工作要求,加強與公安機關的協作配合,做好案件查處和風險控制工作;對違法產品采取控制措施,防止危害擴大;對無證經營行為,堅決依法予以取締;妥善做好信息發布和輿情應對工作。
 
婁某某違反《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的有關規定,未經食品藥品監管部門許可,利用互聯網非法經營第三類醫療器械隱形眼鏡,情節嚴重,其行為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已構成非法經營罪。南昌市公安局完成了偵查工作,南昌市東湖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經南昌市東湖區人民法院審判,2018年7月18日出具《刑事判決書》(2018贛0102刑初378號),被告人婁某某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湖南李某等生產銷售假藥案
 
2019年7月,在開展落實食品藥品安全“四個最嚴”要求專項行動期間,湖南省漣源市市場監管局舉全局之力,深入基層鄉村社區,全面摸排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社會影響惡劣、輿論高度關注的涉及食品藥品安全違法線索,打響確保食品藥品安全“人民之戰”。根據群眾舉報,歷經3個月的深挖細查,聯合公安機關成功查辦一起隱藏于城鄉結合部從事制售假藥的李某等人生產銷售假藥案,抓捕犯罪嫌疑人3人,搗毀假藥生產窩點1個、假藥銷售網點2個,現場查扣中藥切片機、粉碎機、制丸機等制假設備和成品、原料、包裝材料以及“祖傳秘方”“包治百病”等非法宣傳資料。通過熟人介紹銷售至湖北、河北等20余個省市。經執法檢驗,涉案假藥檢出非法添加的醋酸潑泥松、吲哚美辛、馬來酸氯苯那敏等化學藥物成份,長期服用對人體會造成精神行為障礙或再生障礙性貧血等危害。該案已被湖南省藥品監管局、湖南省公安廳、湖南省人民檢察院聯合掛牌督辦。
 
目前,湖南省藥品監管部門全力配合司法機關偵辦該案,對所有涉案原輔料、半成品、成品進一步查證檢驗,對所有假藥流向和受害群眾“逐批逐單”追蹤調查核實,立即查控產品,防止假藥繼續危害;公安機關向涉案的20余個省市發出案件聯辦協查“集群戰役”,確保所有涉案人員從嚴打擊到位;檢察機關已對李某等3名犯罪嫌疑人以生產銷售假藥罪、非法經營罪提起公訴。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責任編輯:李 婷)
粤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