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研究

當前位置:主頁 > 調查研究 >

法院在訴源治理中的角色定位及完善

時間:  2020-01-16 12:57
法院在訴源治理中的角色定位及完善
 
重慶市九龍坡區人民法院  鐘明亮
 
    訴源治理的內涵有狹義和廣義之分。狹義的訴源治理是指訴訟之外的糾紛實質化解。廣義的訴源治理既包含訴訟之外的糾紛實質化解,也包含訴訟之內的糾紛實質化解。
 
    從狹義的訴源治理視角來看,法院在訴源治理中的角色宜定位為:有限參與,積極輔助。首先,訴源治理是系統治理、綜合治理、協同治理。共建共治共享的訴源治理格局離不開治理主體之間的有序分工、主次分明。政府積極行使行政管理職能,在訴源治理中相比法院的司法被動性更能發揮治理效果,更應成為主要力量,而法院作為輔助力量更為恰當。其次,法院在司法程序中開展的各項工作是自身基本職能的集中體現,需要不斷改進和完善,若不在訴源治理中強調有限參與、積極輔助,只會使法院的工作找不到重點、本末倒置。最后,訴調對接、訴非銜接、推動聯調、法制宣傳、司法建議等訴源治理實踐也表明法院在訴源治理中的作用并不能面面俱到,而只能是有限參與和積極輔助。從廣義的訴源治理視角來看,在訴訟外的糾紛實質化解過程中,法院的角色宜為有限參與、積極輔助;在訴訟內的糾紛實質化解過程中,法院的角色應是全面參與,履行職責。
 
    找準定位后便需不斷改進。優化訴源治理方案需要特別重視科技支撐、法治保障、協同參與、量化評估等要素。
 
    嘗試人工智能技術以提高訴源治理效率。第一,“人工智能+繁簡精準分流”。精準分流是一站式多元解紛有序推進的關鍵之舉。繁簡分流、快慢分道需要機器將案件中的關鍵要素與事先制定好的特邀調解、專職調解、速裁程序所適用的類案知識圖譜一一比對;需要挖掘司法大數據,研判一定時期某類案件的特點,及時調整算法規則;需要識別可能影響社會穩定的案件,從源頭上防范和化解重大風險。第二,“人工智能+訴訟風險評估”。當事人在訴訟服務大廳或者網上立案,都可在起訴前借助線上、線下的人工智能評估系統對案件進行訴訟風險評估。訴訟風險評估結果可提示待訴案件的勝訴率、提供訴前調解建議、多元化解建議。第三,“人工智能+類案檢索機制”。探索在一站式多元解紛平臺上搭建具有類案檢索功能的系統供多元調解主體及法院共同使用,這有助于提高調解人員能力、增強訴調對接效果。
 
    善用司法確認程序以暢通訴非銜接渠道。司法確認程序不僅包括確認人民調解協議程序,還包括確認行政調解協議、行業調解協議程序。司法確認程序是法院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法暢通訴非銜接渠道、增強訴源治理實質化的重要途徑,必須多用和善用。激活司法確認程序既要拓展司法確認程序的適用范圍,也要通過法制宣傳、個案指引等方式促使群眾認識到司法確認程序的重要價值,從而提高司法確認程序的使用率。
 
    完善多元解紛舉措以促進糾紛源頭化解。一方面,推動社會力量優先參與糾紛化解。積極推動人民調解、行政調解、行業調解、商會調解、律師調解等發揮各自的專業優勢和行業資源,優先參與糾紛化解;各訴源治理實踐的基層法院應根據本地常見糾紛類型、特點,積極建議并推動設置重點領域的糾紛化解前置程序。例如:物業服務合同糾紛、產品責任糾紛,可通過行業協會先行調解等前置程序化解糾紛,在源頭減少訴訟增量。另一方面,完善“分調裁審”機制。細化訴前調解程序、速裁程序、簡易程序、普通程序適用的糾紛類型、各程序間的銜接機制,切實發揮各程序在糾紛化解中的實際作用。
 
    量化訴源治理質效以增強司法改革動力。社會治理評估體系包含了訴源治理評估體系,訴源治理評估體系又包含了訴調對接平臺數量、訴前分流案件數量、訴源治理機制建設等若干評估指標。根據各指標的不同權重匯總后可形成評估指數。要使訴源治理評估指數更好地反映訴源治理效果,需要盡可能多地匯聚有效司法大數據,并對司法大數據進行深度挖掘和深入研究;需要引入第三方評估機構以使評估方式客觀公正、評估結果令人信服。
來源:人民法院報
(責任編輯:李 婷)
粤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